当前位置:首页 > 数码科技 >文本: 汤敏:打造社会企业的新木桶

汤敏:打造社会企业的新木桶

来源:百度新闻 时间:2018-09-12 14:32:20 编辑:河北省 浏览:49 手机版

由世华智业和商界传媒集团联合主办的“第四届全球企业家生态论坛”于2018年9月9-11日在西安召开。国务院参事汤敏先生发表了演讲:

非常高兴今天能到这里一起来探讨社会企业,我们经过上半段非常热闹的仪式,我们现在换一个想法、换一个思维。

社会企业重要,应该做社会企业已经形成了社会的共识,如何去做?现在应该更多地摆在议事日程上。我想今天、明天、后天我们很多企业家将会介绍他们的想法,今天我就想跟大家来讲一个观点,讲如何打造社会企业的新木桶。

这是刚刚出版的《斯坦福社会创新评论》,里面有一个封面文章叫做《中国慈善的集体行动模式》,专门谈中国的慈善问题,而且认为是一个全新的模式。

这个模式是什么呢?

他是这样说的,在西方很多富有的企业家喜欢通过成立私人基金会、家族办公室或者捐赠者指导基金,给具有鲜明个人喜好的慈善事业捐赠。相比之下,大多数中国企业家更愿意相互协作,一起做慈善。

是不是这样的?

有时候我们不识庐山真面目,让老外给我们看出了中国模式,这很有意思。

我们来想一想阿拉善,中国企业家第一批聚在一起做慈善。中国企业家俱乐部,包括亚布力,包括我们现在这个大会,这都是中国企业家自己来做慈善的。

为什么在别的国家企业家一般都是自己企业做慈善,而中国企业家愿意结合起来联合起来做慈善呢?

这个文章里面从中国历史上就比较愿意抱团和中国现在目前企业家的现状,和我们社会上的一些环境,造成了中国企业家在做慈善的时候,不得不去抱团。更重要的通过这个抱团能够发挥大家各自的优势,能把事情做好、做大、做强。

国外的企业家他们做慈善想的是拾遗补缺,而中国企业家做慈善就是想改变这个社会,来解决中国社会的一些大问题。

那么如何才能够抱团,如何才能够一起来做慈善呢?我们提出一个理念叫新木桶理念。

大家都学过木桶理论,一个机构、一个国家、一个协会他的装水或者他的运作的效率是由他最短的那块板决定的,所以我们要把这个短版拉长。

合作的时候恰恰相反,每一个公益组织、每一个机构就象一块板,他可以做很多,但是他有最强项,他把他的最强项拿出来拼成一个桶,这个木桶才能做得最大、做得最强。

我们可以建一个希望小学,我们可以去解决几个学校的贫困的学生的问题,但是中国这么大,要解决大的范围、大的问题,如果没有合作,靠我们一个企业、靠我们个别的企业家单打独斗是不可能实现的。

所以我们需要抱团,需要一个新的木桶。在国外这个叫做集合影响力,把它集合起来,才有大的影响力。

我下面想给大家讲几个我所熟悉的关于集合影响力的例子,然后这几天我们更多的企业家会谈。

大家知道乡村学校的教育质量是一个最大问题,教育不公平,不仅是教室不公平,最主要是教学质量不公平。而教学质量是由老师决定的,要解决乡村教学质量问题,首先就要解决乡村老师的质量问题。

从去年开始我们联合了几十个公益组织做了一个乡村青年教师社会支持计划。

大家可以看这些都是各个组织系在一起,一起来推动。这个就是我们去年一年在全国有34000多乡村老师,有19个省、70多个县,有4000多个学校都是乡村学校参与,这不是培训三天五天,是整整两个学期。每个星期两次课,通过互联网进行培训,这些老师成长都非常快。

除了这个之外,我们还把一些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三年级所有的课程、所有的知识点全部做成卡通,这是由清华大学他们投资一个公司叫爱学堂公司。他们把它全部做成卡通,这些就是梁山的一个村小孩子上课直接用卡通在上课,而这些得要集合起来,我们一起来推动。

像这个是现在农村学校最缺的音体美的老师,音体美的课是由上海一个老师通过互联网直接给这些三门峡贫困乡村的学校上音乐美术课,几百个学校同时都上咱们上海的音乐美术课。

还是跟波音公司合作,把飞机模型这么高大上,我们城市的学校都不一定有的,我们直接上到了农村学校,让这些孩子们也能得到很好的教育。

这些都得靠集合影响力,都得靠大家合作,才有可能做得起来。

除了这个之外,我们现在正在做乡村振兴。大家知道下一步中国发展的最重要的乡村振兴,而乡村振兴要是没有人、没有很多的年轻人下到乡村去。

我们现在正在跟清华大学、中国慈善联合会等等合作,我们一起通过互联网来对乡村的创业者进行培训,这个培训也是长期的跟踪培训,也是通过互联网的培训,而这些也得大家一起合作形成一个新木桶,才有可能做好。

除了这个之外,我们在另外一个基金会办了家政学校。现在将近有4万毕业生,由当地的扶贫办把这些人送来到我们这里培训。我们送到北京市去,这些也是在合作,跟北京市合作,跟各个机构合作,现在我们正在把这些培训的课程变成卡通式的。让这些家政服务员、这些保姆在家里头用手机也可以进行培训,可以不断的学习。

像我们做的小额贷款公司,也是集合了很多的企业家,包括在座的很多企业家,大家一起来。现在已经在山西、在四川我们办了两个小额贷款公司,这两个小额贷款公司,可能是几千家小额贷款公司真正在农村100%的都是给农村的小农户贷款的。这个也是有很多的合作伙伴。

我们还在做乡村教师的培训,这个也是跟各个省合作,很多的机构合作,现在在几千所幼儿园里面给幼儿园的老师进行培训。

还办了一个农业公司,要解决我们信任农业的问题。这个在北京市很多的家庭就把菜送到他们家里来,我们也是跟全国各地做有机蔬菜,做这种安全的蔬菜等等,跟他们合作起来一起来推动,这些都是合作做社会企业、做公益的一些例子。

友成基金会还正在推动一个社会价值投资联盟,我们联合了很多的国内,包括像马卫华等等这些企业家大佬们。我们也正在跟全球社会企业家论坛合作,我们一起来推动中社会企业的发展,今天下午我们白虹理事将会给详细的介绍。

中国可以形成很多这样的新木桶,让中国的企业、社会的企业走入主流社会,而不仅仅是做拾遗补缺。让我们中国社会能够解决重大的社会问题,而不是在边缘上在做,让中国的社会企业能够走到世界的前列,这个只要我们联合起来都是有可能的。

谢谢大家!

    江苏涟水:认定5家精准扶贫培训定点机
    科融环境:与江苏永葆四名股东达成和
    江苏部署明年政采预算管理工作

本月排行